当前位置:千赢_千赢官网 > 千赢 >

“草帽书记”:村里发展高端民宿从一间“土味”客房开始

新京报讯(记者 王纪辛)1960年出生在喇叭沟门满族乡中榆树店村的彭兴利,14岁因为家里穷而辍学,作为家里的长子,从此放猪挣工分养家。2000年大年初六,彭兴利带着自己攒的5000元和借来的20000元,买来19头牛犊,开始尝试养殖肉牛,想的是绝对不能赔钱,要带领村民致富,因为他是村党支部书记、村委会主任。从那时起,总是带个草帽四处奔波的彭兴利,被乡亲们亲切地称为“草帽书记”。

 

2019年7月,中榆树店村全村民俗户升级改造,有十几户准备升级为高端民宿,彭兴利设计了一间“土味”客房——圆石、泥墙、高粱秸,这回运营权交给了专业公司,看似“无为”,实际上,他也在学习,琢磨其中的经营门道。因为他是山村产业转型的领路人。

 

中榆树店村“草帽书记”彭兴利。新京报记者 王颖 摄

 

最美乡村的又一次转型

 

7月中旬,怀柔区喇叭沟门满族乡中榆树店村,民俗户升级改造工程进入尾声。各家翻建的南房和厢房基本完工,正在做室内装修。

 

尽管村民房前摆放着砂石砖瓦,但是,巷子、街道里并没显得尘土飞扬,各种装修工具和材料码放得整整齐齐,给人的直观感觉是,这是个有“规矩”的村子。

 

中榆树店村正在进行民俗户升级改造。新京报记者 王颖 摄

 

中榆树店村属于深山区,天气冷,土木工程要每年的“五一”之后才能动工。按照2018年发布的《怀柔区促进乡村旅游提质升级奖励办法(试行)》,村里在彭兴利的带领下,开始对民俗户做升级改造。

 

根据要求,建成的民宿验收达标后,金宿级民宿将一次性获得奖励12万元,银宿级的奖金是10万元。五星级民俗村最高可一次性获得奖励500万元。这也是中榆树店村自2011年全村产业转型为民俗接待以来的首次升级改造。

 

去喇叭沟原始森林公园参观的路上,一定会经过中榆树店村,村落格局保持着满族“南园北巷”的特色。一排排坐北朝南的红瓦平房,在两山之间,沿着山沟的东西走向铺排开来。村南是一条自然溪流,就着溪水,修建起了文化广场,还有二魁摔跤、蹴球运动等满族特色雕塑。

 

实木栈道从水边一直修到南岸的山上。登山步道是用原木堆砌的,让一座寻常野山立刻变得个性十足。

实木栈道从水边向山上延伸。新京报记者 王纪辛 摄

 

中榆树店村是2013-2014年度“北京最美的乡村”,2015年获评北京市五星级民俗村、全国生态文化村,2016年度垃圾分类先进村,2017年3月,成为了国家民委发布的第二批少数民族特色村寨。

 

“草帽书记”彭兴利告诉记者,中榆树店产业从种植、养殖转型为旅游服务,经历了不少坎坷。今年的这次升级改造,大部分民俗户都将从4星升级为5星,其中有十余户将改造成高端民宿,这十多户里也包括他家。

 

做一间有个性有回忆的民宿

 

作为中榆树店村第一家民俗户,“草帽书记”这回把自家客房装修风格“往回”改了改。

 

记者来到正在施工的彭兴利家,在一间带有独立卫生间的客房看到,虽然格局和普通标间没有什么不同,但是最大特色是墙面。

 

客房墙面掺杂的花秸清晰可见。新京报记者 王纪辛 摄

 

外墙的墙基部分是圆石垒成的,室内墙面涂抹着一层黄泥,掺杂的花秸清晰可见,泥墙并没有显露出完美的平滑效果,而是布满了不规则的裂纹。在泥墙和人字形房顶之间,平铺了一圈高粱秸,这些粗细一致,长长短短的高粱秸堆叠出各种几何形状,屋顶是裸露的实木房梁。

 

“草帽书记”告诉记者,他印象里的满族民居就是圆石、泥墙花秸、高粱秸,“这样的房子冬暖夏凉,非常实用,全村就这么一间,为的是让游客来了能感受到山村民宿的味道。”彭兴利还给这间客房起了一个怀旧感十足的名字——童年记忆。

 

墙上长长短短的高粱秸堆叠出几何形状。新京报记者 王纪辛 摄

 

“看见这泥墙,就想起好些过去的事。”彭兴利说。

 

1960年,彭兴利出生在中榆树店村。家里穷,14岁那年,作为家里的长子,他必须承担起养家的重任,于是辍学回家,为生产队放猪、挣工分。因为勤快肯干,19岁起,就在村里担任生产队长,29岁担任村支部书记。

 

在带领村民从事玉米制种,获得稳定收入后,2000年,大年初六,彭兴利就带着自己攒的5000元和借来的20000元,买来19头牛犊,开始尝试养殖肉牛,他要带领村民找到致富的新产业。因为四处奔波的彭兴利总是带个草帽,时间长了,乡亲们都亲切地叫他“草帽书记”。

 

站在自家院落里,彭兴利告诉记者,等改造完工,就把客房委托给专业公司经营。他说他这次啥都不管,就想看看这高端民宿经营上有啥门道。

 

三个字干好农村的事

  

今年开始的这次民宿改造,可以说是中榆树店村自1985年发展乡村产业以来,村支部书记彭兴利最“省心”的一次。

 

开工前,村里组织村民开会,提出“三不允”,一不允许房屋改扩建违规超出原址;二不允许邻里之间发生吵闹,影响全村形象;三不允许找后账,打造精品民宿全凭自愿。定好规矩,村民开始有条不紊地干起来。

 

过去30年间,彭兴利带领村民先后发展玉米制种、肉牛养殖、兴办民宿,每次在全村推广一项产业,都要反复给村民做工作,以至于后来彭兴利干脆自己先干起来,让村民见到成效后,再跟着做。

 

彭兴利还记得,为响应市区关于泥石流高发区整建制搬迁政策,建新村搞民俗旅游,2010年大年初六,深山里的中榆树店村,天寒地冻,彭兴利拆掉了自家大瓦房,搬进帐篷。因为在他心里,他是全村的当家人,身先士卒已经成了习惯。

 

那年,应该是“草帽书记”遇到阻力最大的一次。听说书记要带着搞旅游接待,不少人提出质疑“中榆树店村是在去喇叭沟原始森林公园的路上,能有人愿意停下来住吗?”“村里没任何景观,游客凭啥来村里?”“景区游客集中在五一、十一黄金周,就那么几天,能赚几个钱?”

 

当时,村民刚刚从肉牛养殖上尝到甜头,害怕已经赚到手的钱投资民俗旅游,变成了“打水漂”。面对村民的犹豫,彭兴利再次按照老办法,先行先试,做给村民看。

 

很快,村民看到“草帽书记”家一年接待收入有几万元,也就纷纷加入进来。随之,村里发生了不小的改变。

 

据介绍,为了增加旅游特色,村里先后建立满族文化墙2000平方米,绿化美化4000平方米。沿街栽植国槐、馒头柳、白桦等树种400多株,油松和侧柏100株。在有关部门的支持下,利用国家有关扶持政策,先后修建沿河木栈道1000米,筑截流坝10座,形成水面10亩,登山步道1500米和观景亭4座,使村南500米高的寻常山峰,变成了游客感受林海的天然氧吧。

 

中榆树店村村貌。新京报记者 王颖 摄

 

为规范民俗旅游管理,村里成立了民俗旅游合作社,免费给每家民俗接待户制作了标识牌、设置了旅游接待户分布图,统一制定了民俗户接待标准和饭菜价格。目前,全村已有45户村民从事乡村旅游接待。截至2018年,全村农民人均收入达到了24609元。

 

看到村民从事旅游服务的积极性被带动起来了,彭兴利并没只顾着自家赚钱,而是一心把游客往别人家领。

 

作为民俗旅游合作社社长,彭兴利从来没有先往自己家安排过一次游客,都是别人家排满了,才想到自己家。这样下来左邻右舍都有数万、数十万的收入,他家一年也就几千块钱。对自己的做法,党龄35年的老党员彭兴利说:“干好农村的事,其实就是要记住3个字:没私心。”

 

新民宿8月份就能陆续营业

 

在中榆树店村,除了能看到满满的乡土风情,还有一个最直观的印象就是干净整洁。

 

全村32名党员每月定期组织义务清洁行动,对主街道、胡同及村庄周边进行清理。公园、绿地划片管理,每个党员一个责任区,将管理情况进行评比并通报村民。

 

“草帽书记”彭兴利告诉记者,从1989年起担任村党支部书记,30年来,他见证了山村的所有变化,随着产业转型升级,自己出门参加汇报会、研讨会的机会也不少。

 

但是,回到山村的彭兴利依旧带着他的草帽,为村里联系项目资金。他告诉记者,8月份,改造完的民宿就能陆续恢复营业了,他也要抓紧时间,一方面联系有关部门,推广满族特色文化,另一方面着手联系电力部门,在村里建变电站,为2020年村里煤改电做准备。

 

新京报记者 王纪辛

编辑 张树婧 校对 柳宝庆


2019-07-25 16:48admin admin 点击